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脚疼。”

他说,把红肿的脚踝露给那人看。光洁的白皙皮肤上在踝根处凸起一小块,硬邦邦的,用手戳上去触感很奇怪。患者本人也觉得奇怪,大概是痒,发出“嘶”的吸气声。

“又受伤。”银发的男人话里听不出埋怨还是无奈,只是陈述事实。他从沙发上起身,去电视机柜里找药膏。

“不是受伤!”沙发上的小男孩子气鼓鼓地嘟囔。不敢动脚,就拿手指抠沙发皮,“扭到脚不算受伤,别人弄的才算受伤!”

随便地给这个词下了新的定义。男孩扒拉扒拉自己的衣领,对着背对自己弯腰翻找药膏的男友示意,“喏。”弹性良好的衣领拉开,冷风呼地灌进去,嫩白的肩膀和锁骨都大喇喇地暴露在空气里,肩头从手指拉着的领口下嫩生生地探出来,红红的痕迹划拉在上边,一道一道地,很色情。

“自己弄到的就是蠢。”男人垂着头,修长的手指从抽屉的小杂物里翻出一管凉膏。

回头去坐回沙发上。他淡定地把男孩掰着衣领的手指抠出来,拉拉好。然后手指捻住管盖,旋开,按着铝皮管挤了点白色的膏条出来,堆到另一只手的食指上。

“诶,不消炎吗。”

小男孩伸手去抓男人被发带束起来的头发。像是农夫抓住地里的芦荟尖儿,他笑得眉眼弯弯地想着,葱白的手指再抓着发丝往上拔了拔。拔芦荟!幼稚的笑意从笑眯的蓝眼睛里流出来。

他本来没有这么幼稚的吧。男人低头看着他的小男孩,暗忖。太宠他了,确定关系以后,越来越无法无天。他想,自己心太软了,而且越来越软,看着这个金头发的小家伙,坚冰也要被蜜糖泡开的。

“好。”

他低下头,在男孩惊诧又慌乱的眼神中伸出舌头去舔脚丫子上肿起来的那一小块地方。滑滑的,这皮肤,也是他一天一天养出来的。

“你还真上嘴啊!格瑞!你是变态吗!”

男孩的脸蛋红彤彤地散发着热气。他开个玩笑而已。

格瑞没有理他的斥责。只是有些好笑地盯着男孩大腿根往上微微肿起来那块。

真是精力旺盛的小孩子。

“原来这才是真正目的。”男人的声音还是那样古井无波的,声线又特别好听,凉凉地,比凉膏好用多了,“你到底想我帮你消炎哪里啊。”

“……当年真是看错你了!面瘫脸的流氓大人!”

“我也看错你了,欲求不满的元气小屁孩。”

 
。。。 标题瞎取
大晚上来篇短小,各位见识一下一位欧美博主真正的画风?
all金太好吃,我都俩月没更过那边了
别看我主页全是小甜饼,混欧美圈时满主页的大刀子,我混沌刀客来的

我在写什么?
我在努力瑞金了,是试写,要给悦宝贝儿写瑞金
我觉得我失败了orz
这是瑞金吗?是不是没什么代入感啊……
我自己看不出来,有人能点评一下就好了,谢谢【鞠躬】随便吐槽没有事的!

标签: 瑞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88)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