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卡金】第一百零一口蛋糕就表白

☆哪怕被用烂了也超tn好用的甜品店梗
☆和 @为什么还是不动笔 里老斯的建交文!k列愉快!

 
公寓楼下有家新开的甜品屋。

“卡米尔海盗团……”

店里的装潢很棒,有那种让人舒服得像躺在二月的草地上晒太阳的舒适感。甜点十分精致,尝过味道的人也无一例外地夸赞食感的美妙。而且——

店主是个大好人。金一脸严肃地对着镜头比了个大拇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价格实在太高,完全超出了普通高中生能承受的范围。随随便便一份小蛋糕就能吸干他半个月的零花钱。是以金只敢每天放学之后走进这家名为【卡米尔海盗团】的小店里逛一逛,小心翼翼地克制着流口水的丢脸冲动多吸几口仙气,然后恋恋不舍且羞耻得一比地推开门走出去。

实在太美好了呜呜呜;只是闻着香气就有一股飘上云端的幸福感,这位糕点师一定是上帝派来拯救这泛着恶臭的无趣世界的天使吧……

这个月金第31次故作淡定推开【卡米尔海盗团】的玻璃门时,一个清润的声音从店中的某处传来:“这位客人,你又来了。”

又……

又又又又又又又……

这个声调平滑毫无起伏的“又”字在金发男孩的脑内疯狂刷屏。

对,是我,我又又双双叒叕不要脸地来了。

坚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二十一世纪有道德有修养没有钱的好少年猛地弯腰鞠了个躬,并大叫一声:“对不起!”转身就要拉开门落荒而逃。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却忽然被人拉住。男孩惊诧地回头,正对上一双含着笑意的蓝眼睛——

比他的蓝色要深一点,更加地星光璀璨,是夜空的颜色。

那人的嘴角带有微小的弧度,只露出来一点点,很快又被埋入深红色的围巾中。他拉住金的手腕,声音从围巾下传出:“你跑什么。”

金知道他,这个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的男生是这间贵的要死的甜品屋的主人兼他口中【被上帝派入人间】的天使糕点师。平日他总是坐在店里,眯着眼打盹儿,或者坐去玻璃窗边靠着透明的玻璃板,大概是在晒太阳;如果有客人进门,他也不为所动,只有在点单的时候他会站起来围上咖啡色的围裙走进制作间,以及结账的时候会在柜台边站一会……这位充满神秘感的店主先生似乎话很少,但是安静低头给小蛋糕裱花的模样总莫名地令人心跳不停——金会知道这些不是因为他是个基佬,而是那些满面羞涩的女孩子们在店门外的小声尖叫,其实真的不算小声。

“……你也算是我的‘忠实顾客’呢。”

可不是么,每天打卡,他上学都不一定这么风雨无阻。

金紧张得差点咬了舌头:“咳唔,我……的确很喜欢你……的蛋糕!”

这话说着有点奇怪,似乎中间不知道哪里犯了些文科生无法容忍的语病错误,又或者是整句话与上下文的逻辑关系都出了错,令这位在班里担任语文课代表的男孩忍不住停顿了一下。

抓着他手不放的店主似乎发出一声类似于笑的气音。他松开了金手臂上那块浅绿的校服布料。金正打算开溜,那人又开了口:

“今天是满月店庆,忠实顾客有回馈。”

他瞥金一眼,淡淡地瞧不出什么端倪,只是视线滑过他时让金觉得身上发痒。

还穿着穷酸的校服外套背着书包的金发少年有些懵逼地被店主推到他平时晒太阳最喜欢坐的位置上。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呆呆的模样很可爱。卡米尔手指动了动,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坐在这等等。”

他褪下嫩绿的外套露出打底的浅色毛衣,捞起一边的围裙围上系好。走向店后的制作间时又有些不放心地看看这只每天在店里蹦蹦跳跳的小老鼠:“乖一点,我去给你做蛋糕吃。”

“哦……哦。”

索性没让金等太久。店主的制作速度像是早有准备,大概只在门帘后的小厨房里做了点最后的点饰功夫,那位似乎有些轻微面瘫的少年就端着一个小盘子出来了。

一直眼巴巴瞧着门帘的金下意识地撇开脸,觉得没什么好心虚地,又掩饰性地转回来,直勾勾地盯着走近的卡米尔。

金灿灿的圆形小蛋糕放在金的面前,瓷盘磕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乐音,连带着上头那块讨喜的小金块也颤巍巍地晃了晃,大概上层的半透明状果冻是柠檬味?或者香橙?芒果吗?对店主的手艺渴望已久的小高中生努力矜持着,试图维护男子汉的颜面。金看着这块小东西内心已经丢脸大叫着呜哦哦哦哦了。牛奶、鸡蛋、砂糖和上等黄油碰撞出的特殊香气是金闻过最纯正浓郁的。他像小动物似地咽咽口水:“这是给我的吗?”

食客这幅馋样让坐在对面的厨者很是受用,但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嗯,吃吧。”然后拇指和食指在桌下挡住的地方捻了捻咖啡色的围裙,以缓解心中一丢丢的欢欣和满满当当的紧张。

“谢谢!”

男孩欢呼一声,把先前尽力遮掩的兴奋暴露无遗,天蓝色的眸子里跃上纯粹的喜意。他拿起铁制小勺,兴冲冲地挖下圆糕一角就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

卡米尔又展开手,把汗湿的温热掌心往围裙上蹭了蹭。

入口的那一瞬间,清凉的果冻就弹到舌尖,沾淋其上的酸甜果浆刺破味蕾,随后又被软腻的奶油和湿绵绵的戚风蛋糕所安抚。金猛地抬头看向桌子另一边的卡米尔,下意识地开始咀嚼——“Bomm”融化的温热焦糖夹心顺着齿尖破开的小口往外涌出,粘黏住牙齿,芝士的浓醇咸美和柠檬柑橘的清甜果味在口腔中爆炸。馥郁浓密层层叠叠的、清爽干净令天空发亮的、让人全身的细胞都在尖叫的……那感觉,简直就像——

简直就像是在看烟花一样。

男孩愣愣地坐在那里,仿佛有种盛夏里灌下一大口冰镇柠檬薄荷茶的舒畅,但又似乎有一股强烈的后劲犯冲上头,激得他脸颊热乎乎地,脑袋发晕,心脏嘭咚嘭咚跳个不停。眼前五光十色,鼓膜将要被烟火嘣炸或者别的什么声音震聋,嗡嗡发响。

迷迷糊糊中有个声音同他说,让他给这款新品取个名字。

“恋爱吗……是恋爱的味道吗……”

这样的呜咽声从喉咙里钻出来,于是一下子灵气灌顶,五脏六腑都甜了个通透。

晴空的亮蓝与夜晚的苍蓝交融,太阳遇见他的月亮,夜晚终于抓住了白日的一道目光。金听见自己胸腔左下方不断传来短促有力如鼓点般清晰可闻的欢声。卡米尔听见自己躁动不安的心脏渐趋安稳的长叹。

做梦一般一口一口吃完了那块在阳光下会闪着金光的蛋糕,踏着踩棉花般的飘忽步子回到家。金站在门口,手上提着书包,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是初恋的味道吧……”


tbc.?

老规矩,随缘后续,佛一佛
我今天感情危机,人生大起大落大起大落大起
请两位老斯 @为什么还是不动笔  @君未悦 投喂我【张嘴】
不然瓜皮写手就不往下写了【气鼓鼓】

标签: all金 卡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86)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