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瑞金】冬日森林(上)

Title:冬日森林

 

01

 

冰灵有着一头银发,半长地垂着,发尾在肩膀上轻轻扫过。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在一片白色中像雪地里露出一角的紫水晶,于树林间隙漏下的光中璀璨夺目。

 

他是唯一的冰灵了。

 

冰灵每天走在森林各处,伸手揪一揪薄雪下的针叶。他有一把长刀,可以砍下死去的树木,抬到林中的空地上筑一个小屋。黑灰色耳壳的雪地松鼠会每日光临这儿的屋顶,安安静静地用前牙啃着胡果壳。偶尔有只驼鹿闯进来,在屋前缓缓踏步然后又无趣地离开。

 

冰灵一个人,来来回回,像是远方大陆上精密机械中环环相扣的齿轮般规律地在终年覆盖着白雪的森林里转动。他似乎安于现状,在漫长的时光中没有表露出一丝不耐。习惯于一个人,习惯于这无尽的寒冷。

 

大多数时候这个世界是安静的,冬天的寒风很可怕,但森林一般不会受到狂风的侵袭。他的银发就安安静静地垂在肩头,偶尔随着动作晃一晃。

 

他倒是没想到,他还能听到故事中那种清脆悦耳的木头被敲击的笃笃声。

 

啊……

 

冰灵的眼睛里没什么波动。常年重复着一个节奏的生活突然被不明元素硬生生插入,并未给他带来任何的惊诧或者紧张,喜悦更不可能……

 

他开心极了。

 

这很吓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产生这种情绪的能力。

 

他走向长刀斜靠着的桌角,一边开口:“咿……”

 

这条声带太久没被启用,生了锈迹。他猝不及防地先落人一乘。

 

“你好!”

 

对方倒是没有在意这点小事。他声音清亮,有着令人身心舒畅的能力,像是天籁之音,简单干脆的两个字把鸟啼的婉转都比了下去。

 

这片森林里没有鸟啼。

 

那这就该是冰灵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了。

 

 

02

 

“别跟着我。”

 

冰灵语气加重,冷冰冰地瞥了身后踩着积雪小跑而来的男孩一眼。大概是种族特性,冰灵融于寒冬,灵魂也覆着冷硬的坚冰;光之子不畏严寒,很有活力,每天蹦蹦跳跳地没个歇息。

 

只要对上他,冰灵就很想把“别跟着我”这四个字揪住他耳朵往里塞,用手指捅进他脑海深处再问一句“听到了没”。

 

想想而已。他太久没接触过在雪地里走路、在雪地里砍树、在木屋里睡觉以外的事情,这使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不是不灵活,而是那种面对鲜活的无措。冰灵缺乏面部表情,缺少进行夸张肢体活动的欲望。

 

……但光之子从不缺少这些,甚至多过头了,有点不妙。

 

“只有你一个人?”那家伙又踩开地上的一块雪,伸手去拍冰灵的肩膀,“那你不是很寂寞?”

 

“没有,别跟着我。”

 

冰灵的长刀被他横在面前,他动作迅捷,显现出飘逸的美感,一双眼睛里却闪着凌厉的光。他绷紧身体,防备着对面也摆出警戒姿态的男孩。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两人站在雪地里,隔着不远的距离互相对峙着,轻松欢快的气氛荡然无存。

 

“哈啾!”

 

持着光盾的那人突然转头打了个喷嚏,声音大到震落了头顶松树上的积雪。

 

冰灵默默站在原地盯着前方的一大坨雪堆看了好一会,紫色的眼睛与雪堆里露出的一对大大的蓝眼睛干瞪。然后毫不留情地转身扛着刀离开。

 

他其实也被吓懵了,但是不能让那个蠢成雪地松鼠的家伙知道。

 

绝对不能。

 

 

03

 

后来冰灵在夜里望天的时候才想明白,那天的那个大喷嚏大概是故意的。光之子不是蠢货,相反,他很聪明,而且聪明得很巧妙。

 

他们对彼此都没有恶意,不该莫名其妙地闹僵。但冰灵不会主动释放善意,那这个活只能交给聪明又善良的光之子来做。

 

“冰块儿你不进来睡觉么!”

 

冰灵快速地一晃身子,躲过了激射而来的光点。

 

“不要这样子叫我。”

 

“可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嘛!”

 

不,我是说不要用攻击性行为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狡猾。”

 

低沉的男音滑入寂静的夜空。冰灵死寂的眸子盯着门前的男孩,他的眼睛里没有波动,脸上没有表情,身体稳健地没有多余的动作,谁也看不透他内心在想什么。同样的,他也看不透斜倚在门框上的男孩。

 

精灵的名字不能随便交换。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每个精灵的名字都是天赐的,独一无二,虚无缥缈的几个字符有着可怕的力量,与灵魂和精神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叫金,你呢?”

 

……收回前话,这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蛋。雪地松鼠的段位比他高。

 

 

 

Tbc.

 

啊,又没过两千。

 @君未悦 女人,给你瑞金

看看我能不能在悦劳斯回来之前写完这篇

总觉得我写瑞金张力不够orz大概只有写旧设瑞金和黑化瑞金会特别鸡血

可以的话请评论给我灵感,我没有大纲【危险发言】

标签: 瑞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4)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