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嘉金】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

从额角延出的犄角长而尖利地穿破了额发,干冷的月光倾泻在瓷白的螺纹上,然后缓缓流下,一路蜿蜒过他挺翘的鼻尖,线条冷硬的嘴唇,顺着凸起的喉结落入高高立起的领子中。他走路时宽大的袍子划出一道雷厉风行的弧度,繁复华丽的花纹随着袍布在夜风中上下翻飞着晃得人眼前发花。一根怪异的黑色发箍束住了头上金黄的发丝,披落在背后的部分便无拘无束地飞扬起来。黑色的星星要掉不掉地坠在右眼角,犹如那只金眸中划落的流星。

 

路边小鬼咿咿呀呀的怪叫传入耳中,和着百鬼游行的浩荡声势奏响宏大的诡异乐章。幽幽的火光在黑夜里明明灭灭。

 

“喂。”

 

金发的妖怪伸出苍白的手,猛地攥住了另一人的手腕。

 

“活人,你怎么混进来的?”

 

荧荧火光在澈蓝的水波中跃动着,灼烂了釉红的眼角,火烧祥云纹长长地烧向鬓边,垂下的发丝是眼熟的灿烂色调,此时正在暗沉的夜色里覆着一层流光。被抓住的人瞪大了眼,露出那双青金石雕琢而成的眼睛。

 

找到你了。

 

 

 

 

一人一妖在拥挤的鬼潮里缓慢前行。活者脑后用来束住头发的红色头绳上挂着两个球状小铜铃,随着他的走动铁珠碰击铃壁发出清脆悦耳的哗哗声。妖怪的目光不由得被那两颗不断发出声音的小球铃吸引。铜铃一般用于驱魔,只有少数特殊的妖化铃铛会出现在鬼怪身上。这个人头上的球铃,没有那股不舒服的妖气,干干净净,锃亮的黄铜表面覆着一股肉眼不可见的清气。

 

带这个东西挤在百鬼夜行里,这人找死?不,活人混进鬼堆里,本来就是找死。

 

奇怪的是周围挤挤攘攘的鬼怪没有一个往这个大胆的活人身上看。这个不怕死的人在夜行队伍里不紧不慢地走着,宽大的黑袍晃来晃去居然也没有碰到过其它东西,若不是偶尔侧身的动作轻微却刚好避开了飞过的啄寺鸟的尾羽,他几乎也要以为这就是个不小心混进来的倒霉鬼。

 

看着他又故作无意地抬手躲过了一旁滑过的轮入道,嘉德罗斯眼皮子跳了跳。

 

“喂。”

 

这个单字很快就被淹没在鬼怪们滑稽的歌谣中。嘉德罗斯嘴角往下沉了点,正打算伸手的时候右前方隔着几只酒吞童子的活者就回过头,歪着脑袋瞥了他一眼。

 

然后嘉德罗斯看着他巧妙地走了几步,仿佛一眨眼就避过毫无所知的小鬼凑到自己身边,与自己并肩而行。他行云流水的动作让嘉德罗斯产生一种【这人是不是早就等着了】的感觉。

 

金发妖怪把右手抓的长棍揣进怀里,双臂抱胸,一边懒洋洋地走着一边开口:“你是阴阳师?来参加百鬼夜行的阴阳师?”

 

“阴阳师?不抓鬼的阴阳师算吗?”那人俏皮地回答他。嘉德罗斯微一扭头,就瞥见他脸上狡黠的笑意。

 

“渣渣。”他嗤笑一声。一人一妖又闭上嘴巴,安安静静地随着鬼潮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天边微亮,几缕还未来得及散去的青烟袅袅飘出街角。通宵的狂欢已经结束得差不多了。妖怪们作鸟兽散,还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的两个金发人形便变得显眼起来。其中一个人形妖怪头顶被黑箍束起个金灿灿的菠萝头,背后的长发尾端落在蝴蝶骨处。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即将到来的黎明,还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天就要亮了,你不走?”

 

“你都不走我走什么?”另一个短发人类无所谓地摊开手,他的脸上露出一个调皮的表情,挤眉弄眼的样子又滑稽又可爱。浅色的眉毛压着那水蓝的眼睛,嫩红的嘴唇开开合合,风华正茂的少年皮相讨喜极了。

 

大部分鬼怪都是昼伏夜出的习性,阳光对于弱小的夜鬼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创伤,就算是强大的妖怪,如果不是属于天生抗阳的特殊类种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滚回你的世界去吧,渣——渣。”

 

“诶诶别这么无情嘛。”青年笑开了颜,配上一头灿烂的金发像是地平线后还未升起的太阳。眼看第一缕晨光就要射到他们身上,旁边的男妖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青年反而着急起来。他伸手推推嘉德罗斯的手臂:“你快回你的深山老林吧!天快亮了别待在镇子上祸害人。”

 

嘉德罗斯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是深山老林里的妖怪?指不定我是宅妖或者背后灵呢?”

 

“你可不能害人啊,我是阴阳师,我会去收了你的!”

 

“有哪个恶鬼不害人的啊渣渣!”

 

“别整天渣渣渣渣地挂在嘴边啊自大狂!”

 

“真是的。”年轻的阴阳师撅着嘴注视金发妖怪消失在拐角的背影,小声嘟囔。

 

“怎么做了鬼也爱叫我渣渣啊……”

 

 

 

 

嘉德罗斯一把将赤鬼耳朵上挂着的酒壶夺过来,自顾自地转身就往夜游队伍里走,直接无视了身后不满又不敢反抗的狰狞鬼头。他仰头灌下一口辛辣的酒液,呛人的酒气涌上来。

 

酒这种好物,不管对人对鬼都有奇效。

 

身后传来很小声的吞口水的声音。实力强大的恶鬼原本不以为意,奈何后边那人的一身正气实在太过明显地冲撞了自己身上的怨气,真不知道这满街的鬼怪是怎么做到无视他的,瞎了吗?

 

……算了,有些鬼连眼睛都不见得有。当然百目身上多得是。

 

还没来得及收回自己垂涎的目光,冰冰凉的瓷瓶口就轻轻碰在了自己的下唇。活者一愣,伸着手的妖怪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会直接磕到人嘴巴上。

 

单脚的山精跌跌撞撞地差点碰到他衣角时年轻的阴阳师才回过神。他脸颊通红地往前挪了挪,结果直接把杵在那的酒瓶边沿给含进了嘴里。在鬼堆里也游刃有余的阴阳师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莽莽撞撞。

 

“笨蛋。”

 

他要怎么反驳?金发青年目光略微游移。难道跟人解释自己馋的不是那口酒,而是透明的酒液滑过妖怪下巴和修长脖颈时的诱人场面?

 

要冷静,要冷静。青年劝诫自己。好歹是个阴阳师,有点尊严,不要向一只鬼的美貌屈服!

 

 

 

 

“你怎么又来参加夜行?”嘉德罗斯危险地眯起眼睛,他发现自从遇见这个人类之后他的疑问变得多了起来。无知的感觉令他很烦躁。

 

“一个活的阴阳师跑进这么多妖怪里,也不怕被分而食之!”

 

他每晚参加夜行是为什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抓鬼?不知道。他怎么做到只被自己一个鬼发现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发现了也没弄死他?

 

不知道。

 

嘉德罗斯讨厌不知道。

 

他再次上下打量这个活人。一头蓬松柔软的金色短发,在脑后用红绳扎了个小揪揪,绳结上的两只铜铃是浑身上下唯一的装饰物。眼瞳蓝得漂亮又清澈,水光漫至眼角却融进了火似的红纹中,矛盾又和谐得可怕。黑底的袍子上覆着橘金花纹,被白稠宽腰带大大方方地束好在精瘦的腰间,款式倒是和自己很像……

 

嘉德罗斯低头瞅瞅自己的黑底红纹袍。

 

呵,还真是像,纹样都是同的。

嘉德罗斯强忍着满腹疑问带来的恼火感,心想自己有这通天本事,总有一天能全给弄清。在此之前,他只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金,我叫金!”青年几乎是惊呼出声。随后像是在嘲笑自己的激动,小小地抿着嘴巴笑起来,肩膀的颤抖带动了头上的小铃铛,脆铃的响声和清越的轻笑声交缠着钻进男妖的耳朵里。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他礼尚往来般回问道。

 

“渣渣不配知道我的名号。”

 

“……都问了我的名字为什么还要叫我渣渣啊!”金气鼓鼓地嘟起脸颊,“切,不说我也知道,嘉德罗斯自大狂!略略略!”

 

 

 

 

金发妖怪倨傲地坐在居酒屋里,夜晚的居酒屋并没有亮起待客用的明亮灯光,只燃着一只小小的白烛。他仰着头瞟了眼小桌另一头坐立不安的青年,又是一声嗤笑。

 

“嘉德罗斯,不好吧。”新时代的好阴阳师挠挠自己薄嫩的脸皮,纸糊的木格窗外隐约传来熟悉的百鬼口中嗬嗬的吵闹声,“万一店里有其他活人突然走出来,要么他被吓死,要么我被打死啊。”

 

“渣渣就是胆小,之前说要陪我喝酒的难道不是你?”

 

自身强大丝毫不怂的恶鬼朝他龇牙,挥手就不知道从哪招来了几只酒壶。他先是往金面前的小酒杯里倒了两口的量,然后看戏般抱住双臂盯着他嫩生生的面容看:“小屁孩喝过酒吗?”

 

出乎意料,长得像个未成年的家伙捏起酒杯就一口闷进喉咙里。喝完还咂咂嘴巴,意犹未尽地点评道:“还行。”

 

嘉德罗斯挑眉,也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点,用跟金一模一样的方式灌进喉咙:“是,差点清味。”

 

“嘉德罗斯,你做鬼几年了?”

 

平日里称霸一方的恶鬼凭借一身可怕的力量高傲得不行,遇见实力强劲的对手就冲上去直接干,实力不够看的小鬼挡道就直接碾死。只要不去惹他,他也没那工夫睬不够格的家伙。是以目中无鬼惯了,他的恶名传开之后,再也没不开眼的敢往他身边凑。

 

若是让那些鬼怪看见嘉德罗斯和其他生物坐在一块喝酒聊天,怕不是能直接吓得再死一遍。更何况,这还是个香甜可口的大活人,兼与鬼势不两立的阴阳师。

 

“九年。”恶鬼随手扔了那小杯,对器皿砸烂在石砖上的响音毫不在意,直接捏了只小酒瓶起来。

 

“九年……”金也拿着一只酒瓶,另一只手肘立在小木桌上,撑着下巴兀自喃喃,“九年了啊……”

 

“那你不就是只九岁的妖怪?小屁孩儿哈哈哈!”刚刚还乖巧安静的阴阳师下一秒就开始放声大笑,一边笑还一边拍桌子,岔气了又开始不停打嗝。

 

“小屁孩儿,嗝;你,嗝,喝过酒吗,嗝……哈哈哈哈嗝!”

 

笑到打嗝的青年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大概是笑够了本,便又恢复安安静静地模样,小口小口酌着酒。

 

嘉德罗斯强忍着头上绷起的青筋,手向靠在榻角的黄黑长棍要伸不伸地折腾了好一会才放回自己大腿上。街边的居酒屋里又恢复了静谧。屋外闹腾的声音起起伏伏,一波又一波,仿佛有数不尽的妖怪和走不尽的路。

 

“嘉……”

 

嘉德罗斯一边喝了口酒一边抬眼看他。

 

拇指粗细的白烛上燎着狂舞的火舌。影影绰绰的烛光映在对面的人身上,烧着了他低垂的眉眼,那祥云红纹便是活的意象。他嘴唇殷红,又润着水色,无端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酒香——

 

“你的酒和我的不一样?”这个吻一触即离,那柔软得不可思议的触感却狠狠扎进了一人一妖心里。

 

格外醉人。

 

 

 

 

当时的倾身兴许只是一时冲动。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奇怪的突然闯入他为妖生活的人类。那人的态度也是微妙的,想来哪个阴阳师能被鬼吻了之后还能保持冷静呢。

 

贴着温热的唇肉品尝到凉丝丝的酒液,又有火热的气息呼入微张的口中,额上两只长长的白角触到活者柔软的体温,他半敛着眼,将那双瞪大的眸子里被惊动的蓝波收入眼底,撑开的眼尾尖儿在暖融融的烛光中泛着醉酒的红意,如果不是距离过近,那点诱人的艳色几乎就融入油彩勾勒的面纹里被忽视过去。

 

真漂亮。

 

金发恶鬼又仰头灌了口酒,愈发感到无味起来,然而通过酒液滑过唇瓣流过舌尖时的感觉,又似乎能追随到一丝渴望的悸动。

 

看到那个套着黑底橘纹袍的瘦削青年站在街角时嘉德罗斯愣了愣。似有所感,那人也转过身往这个方向直直看来。

 

即使隔了挺远,大妖还是以为他在这漆墨浓厚的黑夜里望见了漫天星辰,点点碎碎闪着光,时光开始流动,于那双眼睛和他之间。

 

 

tbc.

这篇肝死我了

我转型了,重操旧业写正剧

悦悦终于回来啦!庆祝他出院我把上发出来,下次更新就在他之后qvq

收购处的完结也要等悦悦把答应我的收购处三次同人交出来我才更

总之都看悦悦了qvq

顺便原图文接力在这里,一开始只是个接力的一棒短打,后来就莫名其妙肝出四千字了233

请给我评论!!

标签: 嘉金 all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35)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