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卡金】街对面那个一边打工一边偷瞄我的小子

我靠我起标题愈发失智(。)

前篇:楼下那家叫卡米尔海盗团的甜食屋

大前篇:第一百零一口蛋糕就表白【果然我标题顺序错了x】

各篇都可单独食用不影响口感,联合食用有……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效果(。)反正沙雕傻白甜就这味各位不幸点进来的自己品吧,我写爽了就行(。)

 

1.

“现在的情况十分明了,”金发少年一个人站在空荡客厅里,煞有其事地举起右手食指朝上,“那么勇敢的少年金啊——你的征途,是——”

 

手臂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大的半圆,少年一本正经地指向窗外明媚的天空,蔚蓝的眼睛里闪着光:

 

“楼下甜品店的帅比店主!”

 

2.

整天一放学就想着打游戏的厌学少年金,最近开始勤奋用功起来。他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里找了兼职,工作时间是每天下午放学后到晚上8点,工资周结。

 

其实想来钱快还有更好的选择。无论如何也要待在这间餐厅做见习侍应生的原因不过是视角问题。金有些不习惯地扯扯顶到喉结下方的领扣,眼珠子往店门对面的甜品屋转去,隔了两层厚厚的玻璃墙和稀疏人流捕捉到一个挺拔的身影,围着咖啡围裙背对自己,正靠在柜台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新来的!领班叫你呢!”

 

“来啦!”

 

3.

有段时间没踏进【卡米尔海盗团】的店门。金下意识地先深吸一口气,后知后觉地羞红了脸。

 

端住啊,金!他在心中给自己加油打气。这次你可是拿着钱来的!

 

墙边坐着的店主看到客人进门的那一刻就站了起来,踩着风铃晃荡的余音走向柜台。金抿抿干涩的嘴巴,低头去看大理石台上摆放的菜单。不算吵闹的屋子里脚步声能清晰地传入耳中,无端令柜台前的客人吊起了一颗小心脏。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指突然刺入视界中,指尖轻轻落在菜单上的某处。

 

“这个,是今天的主推甜品。”

 

“哦、哦。”少年懵然点点头应和道。愣愣地与好心推荐的店主四目相对,盯着人绀青色的虹膜大脑就一片空白。

 

得到客人同意的店主收回视线,转身向制作间走去。留下客人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刚刚靠得太、太近了吧——

 

3.

金不再每天一放学就往甜品店跑,在那里白嫖几口仙气后带着愉悦的心情和几丝遗憾回家。他现在每天都忙于打工,穿着简单的粗劣制服端着餐盘穿梭于餐厅中,上菜时微微弯腰露出笑容说“请慢用”,直起身子时便能从晃过街对面亮着暖橙灯光的甜品屋的一眼中偷得片刻欢愉。

 

瞧,我在努力呢。

 

这样想时,就觉得通体舒泰,一股浊气从脖后酸疼的斜方肌里逃脱,被重重地呼出体外去。于是又能挺直腰板对目露欣赏的领班露出一个真诚的笑脸,重新投入忙碌中去。

 

4.

一百。

 

十——二。

 

趁着店主掀开门帘走入制作间的时候,坐在老位置上的男孩快速从背包里翻了一圈,最后不知从哪个角落抠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他左手把纸条摁在桌面,拇指固定住一角,用其他四只手指来回抚平纸条;另一只手依旧在背包小夹层里盲摸,好一会才别扭地夹着一只圆珠笔出来。 

 

他又抬头往制作间的门帘看了一眼,滴溜溜转着的蓝眼珠透出一股机灵劲。

 

一百个小蛋糕。他在心里再次重温一遍自己的初恋计划,默默自我勉励。努力赚钱,买够一百个小蛋糕,我就表白。

 

男孩按下圆珠笔头,笔壳中弹簧发出清脆的声响。他郑重地在纸条上写下一个“12”,然后在旁边又轻快地提了个小勾。

 

卡米尔端着小碟子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男孩在头顶灯光下被光影切割开的侧脸,眼尾眉梢都飞着笑意,浅色的嘴唇抿出粉玫瑰含苞的青涩光景。

 

5.

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似乎也对自己抱有特殊的感情是在另一个平常的冬夜。卡米尔走出店门,站在呼啸的晚风中深呼吸,腹腔用力时抵消了钻入衣襟的寒意。他又站了一会,转身去给店门落锁。

 

做这些琐碎小事的时候,放空的脑子里总闪着一些无意义的零碎片段。干燥的掌心触碰到铁门把上的凉意时,针刺一般让人打个激灵,那一瞬间似乎就从无数一闪而过的想法中抓住了白鸟细长的尾羽,身体习惯性地继续完成锁门的工序,思想却已经放开了去撒欢。

 

他想起少年比自己稍浅的蓝瞳,由下而上地掀起眼皮暴露在他的记忆中。

 

原来你也喜欢我啊。

 

明明还无法找出站得住脚的证据,心已经先一步放起了烟花,被棉花糖蓬蓬的丝絮撑得胀大胀满,美得他又是一个激灵,这次却不是因为外界的寒冷。

 

16岁血气方刚的少年卡米尔,在今日,在无人的街头,展露出中二时期少年莫名自信的一隅来。

 

6.

把熔岩蛋糕送到后还附赠了一杯新出炉的奶甜拿铁。滚烫的牛奶浇入浓缩咖啡后卡米尔又熟练地开了一块方糖掷进滚着奶沫的咖啡杯里。

 

眼看那白皙的手腕灵巧转动勾勒出的漂亮爱心被坠入杯中的砂糖块破坏,金气恼地去瞪卡米尔。瞥见男孩从惊喜的羞涩到不可置信的恼怒,卡米尔被他丰富的面部表情逗笑,眼角微微弯了弯。

 

“卡、卡米尔,”清脆的少年音突然惊叫一声,“你刚刚是笑了吗?!”

 

是啊。

 

卡米尔收敛了溢出眼眶的笑意,不冷不热地瞟他一眼。这个黑发蓝眸的少年似乎总是不苟言笑的,用一副淡淡的表情去对待生活,正因如此,偶尔表露的一些可爱反应便更显得弥足珍贵。

 

他不常笑。

 

只是以前。那时他不屑对敌人露出多余的表情,没有靠笑容向大哥表达情绪的必要,更不需要对帕洛斯和佩利笑。

 

他现在已经在学习着去笑了。只因为面前这个瞪大了猫眸的男孩,便被硬生生从冰冷的河水中拽入灿烂的向日葵田,不由自主地被那温暖的笑颜感染,想要以同样的表情去回应,代替无措的喉舌和僵硬的四肢去向他反馈“我喜欢你”的信息。

 

“我没有。”

 

“唔啊啊骗人!!我明明看到你笑了……”

 

 

 

tbc(again.

习惯性深夜码字,但今天困得特别早,刚好电脑没电我也懒得下床拿充电器,所以两千字就扔上来了(臭不要脸.jpg)

啊我什么时候能开始写番外【蠢蠢欲动

他们还没在一起我就先把番外写到一半了【。】

深夜激情卡妹neverbethesame,听卡妹写卡金,妙啊

明天起床之后准备准备继续往下写大概又是明天半夜发

顺便白鸟病真是治不好了

昨天214全是粮,高质量的还特别多,我tm幸福死了拖到熄了灯才打开电脑码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206)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