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卡金】那个逼我张♂嘴的甜食店主

前篇:街对面那个一边打工一边偷瞄我的小子

*并不是标题党

 

7.

所以为什么还不开口呢?

 

这头的甜品店主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头轻抵着玻璃,黑色发丝下晦暗不明的蓝眼里锁了一个行走不停的身影,在遥远的那头似乎永无止境地忙碌着。

 

他的手落在旁边的椅面,探入那人还未散去的气息,指腹轻轻按压早已复原的被坐压出的凹陷,叹了口气。

 

明天又是星期六了。他第无数次从那张沙发椅上起身,捞起围裙走向制作间。

 

恋人还是客人,明天就一决胜负——

 

甜品店主有些急切地加快了脚步。

 

8.

二——十七。

 

眼角瞥见走来的卡米尔,金手一抖把刚抚平的纸条又揉成一团捏在手心,故作镇定地塞回背包里。

 

“这是什么?”金眨眨眼睛,“菜单上不长这样啊。”

 

“这是提拉米苏。”卡米尔又把围巾往上拉了拉。

 

坐在位子上的男孩忍不住抬手揉了下酥痒的耳朵,感觉心脏被五指尖端的指甲轻轻刮过,半边身子都过电似的发颤。像是情人间的呢喃,那句话,被含在嘴里酝酿许久,然后随着泉水叮咚从那人口中轻吐出一般。

 

报个菜名搞得跟什么似的。金最后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耳垂,讪讪然放下手去。

 

“我点的……好像不叫这个名儿?”

 

卡米尔自觉在他的对面落座。面对金的质疑只是伸出手把那盛着黑褐色蛋糕的小瓷碟往前推了推,动作无端透出种不容置喙的霸道来。

 

“这是提拉米苏。”

 

再次重复了一遍,围巾已经拉到能达到的最大高度了。黑发少年不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是什么样子,只是说出四个简单的音节,中间黏连几丝不清不楚的弹舌,一股火辣辣的热流就直冲上来烫了脸,堵了喉咙,烧了脑子。

 

“快吃吧,吃完了自己回去百度!”

 

小店主气急败坏地扔下一句话就起身走了。

 

9.

“记住是提拉米苏!”

 

金愣愣地看着去而复返复去的人,摸不着头脑地思考卡米尔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10.

男孩回到家,朝客厅里大爷坐姿的姐姐打个招呼就急不可耐地冲回房间。他扑到床上滚了一圈,又滚回去摸索自己的书包。

 

“金!说了多少次换睡衣再上床!校服穿在外面很脏的!”

 

“哦、哦!”

 

把床铺和自己都弄得乱糟糟的少年随口回应了一下,仰躺在床上望着亮起荧光的手机屏幕发呆。

 

提什么苏?

 

11.

推拉店门被用力推开,漆黑的门轴发出“吱——”一声长叹,呼出的气息撞开了悬挂的风铃。

 

已经晚上十二点,接近打烊的时间,店主站在柜台前随意地擦着景观花盆。外头的大街黑黝黝地没什么行人,店里褐黄的复古灯安静地亮着光。卡米尔放下白布,抬眼去看还未喘匀气的那人。

 

男孩冲进门后就顿住了脚步,似在踌躇。他站在昏黄灯光中,胸膛上下起伏着,细密睫毛在卡米尔的视角被染成金色,蝶翼般轻颤。巨大的落地玻璃把冬夜的寒风呼啸与店内充盈的暖气切割开两个世界一般——他闯入了他的世界,至少已一只脚踏在了边界,正踟蹰着是否纵身而入。

 

“我……呼……我查到了……”

 

金突然觉得世界安静得可怕,周遭只剩了自己的粗喘,甚至无法捕捉到对面那人的呼吸。他咬咬牙,没来得及换掉的拖鞋前头几个圆白的趾头蜷起来又松开,过了一会又蜷起来。

 

“……卡——”

 

“金。”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男孩刚一开口就被打断了。他诧异地半张着嘴,一鼓作起的士气被针戳破个小口正哧溜溜放气,他脑中浮现了一个迅速瘪下去的气球形象,他觉得那个瘪瘪的小气球就是现在的自己。他看着卡米尔,卡米尔也在看他,他们在空寂的房屋里对视,于是苍夜与晴空再一次交汇——

 

“金,我喜欢你。”

 

嘭。

 

气球爆炸了。

 

12.

“可是我还没吃够一百个蛋糕啊?!”

 

“……啊??”

 

13.

金一脸懵逼地看着卡米尔走过来,站定。他们贴得极近,这个距离让金更加觉得脑门发疼了。他还闻到了卡米尔身上的香气——奶油和戚风蛋糕,大概是这个味道。他又维持着懵逼的姿态石化一样在那站了一会,然后惊悚地发现:卡米尔也不动了。

 

那人就站在他面前,绀青的眸子直视着他。金被看得心慌,瞥开了眼去望别处。于是他就僵硬地站着,视线从卡米尔被帽檐压住的黑发,剐蹭过他的眼角,躲开那苍蓝的玻璃珠子往下滑到少年人微抿的浅色薄唇,再下落在遮住下巴尖的红围巾上,平坦的胸腹、精瘦的腰、笔直的长腿……他就这么来来回回地看往日看得快要刻在脑子里的人,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才灵光一闪地反应过来什么:

 

“卡米尔……”

 

小老鼠又咽了咽口水,青涩的喉结上下滚动。

 

“……我喜欢你。”

 

前方突然爆开一个小小的喷气音,虽然小声,但在这寂静的环境中就像是鞭炮尾端被点燃的嘶嘶声,接着,噼里啪啦全世界都放起了烟花炮仗。金忍不住开始笑,一开始是嘴角微小地上扬,跟着加速度不断扩大,然后他终于摆正脸望进那双苍眸里,那里头蕴着的融融暖意差点让他鼻头一酸,咯咯的轻笑声从他的喉咙里涌出来,再后来变成大笑——他甚至胆大包天地伸出手去,食指勾住卡米尔面前围巾的边缘,往下拉了拉,意外又不出所料地窥探到粉玫瑰开放的盛景。

 

“卡米尔,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好久了!我超——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我超喜欢你啊!!!”这句太大声了,金是踮起脚尖喊出来的,卡米尔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等金冷静下来,两个人又脸红红地立刻拉开了距离。

 

金再次大笑出声。卡米尔死死抿住嘴巴,才抑制住了喉头滚动的那一声笑。

 

14.

“卡米尔儿我饱了嗝QAQ”

 

“继续。”

 

“我真的吃不下了,卡卡。”金发男孩委屈巴巴地鼓起脸颊,“我不可能一天吃够七十多块蛋糕的啊。”

 

“那我做小点?”

 

“我错了QAQ”

 

“错哪了?”

 

“我不该打算这么晚才表白。我不该舍近求远去隔壁打工。我不该赚得少还每次都来点最贵的点心。”说道这里男孩顿了顿,不服气地小声解释了一句,“还不是为了让你赚多一点嘛。”

 

“我差你那点钱?”卡·土豪不差钱·米·还有媳妇·尔淡定地揉揉金脑袋上打着翘的金色发丝。

 

也是。虽然自己是吃土少年设但现在已经穷人翻身有了个有钱男票的励志男孩金没心没肺地笑了笑,以后就有吃不尽的小蛋糕啦——

 

15.

于是金在店里连续表演了七天吃蛋糕。

 

16.

“那家店里那对不是早互相表白了吗?”店门外的黑长直少女‘啵’一声拔出嘴里的棒棒糖,“听说那天晚上鬼哭狼嚎地全街都听见了。”

 

“应该吧……那他们还一脸娇羞地不肯确认关系只每天吃蛋糕到底是为什么啊?”

 

“情趣吧……”

 

“情趣吧……”

 

 

end.

 

我敲!!我第一次在这个号里敲上end这神圣的三个字母!!

啊还是驴了,说好的新春贺礼迟了qvq

小男孩子组有这——么甜!希望新的一年能嗑到更多弟弟组和幼童组!卡金埃金嘉金谁投喂我我就亲爆谁!!233跟南哥混了段时间说话也越南里南气了

晚安xd

附个小番外xd还有两个我打算到时候跟点心店的糖豆一起出了,顺便还有人跟我点单吗qvq这之后悦宝贝不更新我也不打算写收购处的完结章【。】其他的坑就,先坑着【ntm】明天要回老家条件要艰苦很多,我就专门用手机写写糖豆放松身心了xd

 

0.

“所以你从小就一直给别人当童工,最近才逃出来?”

 

卡米尔努力去忽视男孩一双蓝眼睛中水盈盈的同情。

 

“太惨了!如果我知道是谁这么对待你,我一定帮你教训他!”男孩捋起左臂的校服袖子,一副立刻就可以跟人干上一架的凶狠模样。

 

“不用,金,那是我大哥。”

 

卡米尔看着金瞪得更大的猫眸,暗自把嘴角无法克制的笑意敛在宽大的红围巾下。

 

如果是金的话,卡米尔腹诽,如果金真的和大哥打起来,大哥那么厉害,我就站在金这一边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0)
热度(322)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