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埃金】幼龙发情期(嘟嘟嘟

★attention!!!异种煎注意!!异种注意!!
人类埃米×龙金!!!这是龙形态的金!!

★异种煎警示again!!

★我警示第三遍了不许看了之后又瞎逼逼说难受!

★再警示一次异种情节有!无年操是两个小男孩子。我还警示了四次!!扔了就溜_(:з」∠)_



龙金

埃金的场合:

“哦哦,就是这里啊。”

金色的光辉跃入阴暗洞穴,捎带上一声少年雀跃欢呼。一只手攀上了穴口下方的崖面,肌体有力击打石头时发出清脆声响,一人撑着手跳了上来。那人站在洞口逆着光,落日余晖便拆成散散几团束射进来。

“——找到你啦,大恶龙!”



少年喘着气,胯部一下一下往前顶,汗珠滚过他的太阳穴,他便抽空抬起手抹过那双蓝眼珠子以免咸涩的汗水渍到眼睛里去。他不停调动腰腹的力量挺动着,头上夸张的黑呆毛跟着少年的身体晃动。

人类少年一只手伸出去,顺着他下体插○人的地方一路往上抚摸,掌下传来奇异的触感——那是龙的腹部,本是人类永远不可能触碰到的地方。

可现在他正肆意地抚摸着这块地方。他摸得起劲,幼生的小龙还没有全身布满不友善的硬鳞,人类的肌肤贴着龙腹下时两个种族的体温还能互相传递,是意外美妙的感觉,而且有种无与伦比的成就感——意气风发的少年动作越发凶猛——他正在侵范一条龙。

……也许并不是侵范。不知人间险恶的人类男孩初生牛犊不怕虎,循着传说找到了恶龙的洞穴,却意外发现洞中没有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和龇牙咧嘴的怪兽,只有一条躺在地上的幼龙,它的体型甚至和埃米——这个好奇心旺盛的男孩——差不多,即使察觉到有人到来也没有任何应对姿态。只是侧伏在地上,偶尔有些小动作,凑近时埃米听到了它发出虚弱的呜咽声。

埃米大着胆子用手指戳了戳那条龙柔软的耳朵。没错,它有耳朵,而且是在幼崽身上显得十分可爱的三角软耳,脖子上还有一圈柔软的鬃毛。

再回过神时,埃米已经被突然动作的恶龙压在下面了。人类少年瞪大眼睛,明明感觉到了危险开始有点害怕得发抖,他依旧忍不住打量身上这条龙——这可是条龙!有着金色的鬃毛和鳞片,正睁着圆溜的天蓝竖瞳看自己。在这样危机四伏的氛围中他也忍不住生出一些黯然失色的失落,为自己普普通通的蓝瞳和对方宝石一样美丽的蓝色。

然后,那龙朝他缓缓张开嘴……

并没有扑面而来的腥臭和血肉被撕扯的疼痛,少年停下尖叫,依旧紧闭着眼睛,冷风刮过身上的皮肤凉飕飕地……等等?

少年不可置信地往自己脖子下面看去——光的。他努力说服自己,但一旁蓝蓝黑黑的布料总提醒着他被一条龙撕了衣服的事实。

再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少年埃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仅找到了恶龙,还真的当上了【龙骑士】。他心中感叹不停,下身也动得越发用力。人类的肉刃刺破龙的防御,直直深入最幽深的禁区。坚硬的鳞片之内的世界有如世外桃源般美好,泉水叮咚流过,温暖的石壁狭小得似乎无法容纳更多,却总给误入的渔人留了一条幽径。他不断向前探索,贪婪地开凿更多未知的美景,直到眼前出现若隐若现的光点——他知道快要到了,便加快脚步冲刺,一下下飞快地向前冲去——终于,世界的光辉倏地在他眼前绽开了,快乐湮灭了渺小人类的一切感知。

少年停在龙的体内,双手扶住黄金幼龙的两侧,他微微佝偻着腰,头低垂着,乌黑的短发滑落在他紧闭的眼边。他依旧埋在龙的体内一股一股地释放着,身下的幼龙似乎也很舒服,发出了黏糊糊的叫声。

埃米还是闭着眼睛舒服得要命,但是嘴角忍不住勾起来。因为幼龙连叫声都完全不凶恶,不管是身型、叫声、行为,甚至身体秘处,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啊——

小、小孩子?!

 

我不会,jian.淫了龙族的未成年吧!

 

 

★★★★★★★★★★
好了停车!!

 

是个人类少年想要屠恶龙结果变成龙♂骑♂士的故事,两人都是各自种族中的小男孩子,年龄相当,埃米很不♂幸地正好撞上了金金龙的发情期……
接下来还有什么虚弱的发情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龙这种史诗生物在我这发情期还会虚弱】度过后金金化回人身,埃米看着赤果的少年白里透粉地躺在地上后面还流出自己刚刚咳进龙身体里的……然后精虫上脑又来了一发什么的【危险发言】

是个脑洞试写吧大概,墨水宝贝儿的龙金延伸,结果莫名奇妙上手就是小破车……我都没什么敏感词lof爸爸高抬贵手吧……
我爱上这种南里南气的无敏感词式车法了,感谢南哥为我打开新世界

 

我就脑一脑
爽完就溜
终于交了埃金党费了我爽了

【。好气,我的评论呜呜呜福特老贼还我劳斯的评论!!

错字请多包涵,那是我和福特老贼抗争的痕迹。

再屏蔽就石墨见,我还是不太习惯shimo

标签: 埃金 all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172)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