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嘉金】爱意收购处.完结

*完结了我阿阿阿阿阿阿我的愧疚之情终于

*1 2 3 4 5 6 7

27.

 

他试图从那双眸子里找出一点东西,但是干干净净,像透彻的蓝色玻璃珠子,一眼可以看到底下平静的湖面。

 

他的眼睛原本是金色的,现在眼眶几欲发红,目光死死咬住松松垮垮围绕着脆弱脖颈塌叠在肩窝上的柔软织物,垂下的一角被少年的手指揪住轻轻揉搓,那手指插入了他坚硬得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脑壳,揪住他同样柔软的大脑用拇指和另外四指捻过。然后那人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他可怜的脑组织,于是毛线勾勒出歪歪扭扭的黄色小箭头和黄黑小棍子交着织成一个叉露了出来,那个叉唰唰两笔打在他视摄器上,像是咒符一样以不可抑制的态势排山倒海拍过来狠狠击打他的胸膛——

 

轰——

 

犹如岩浆冲破山尖洼地般势不可当。

 

那是他伸出去的五指。

 

 

28.

 

金结出的矢量坚盾很快被击碎。力量差距太大,还没有完全成长的半吊子对上半神,无出意外,基本是一边倒的情形。

 

“嘉德罗斯?你干嘛!”

 

围巾被金发的自大狂拽住拉扯,金两只手抓住脖子两侧绷直了的布条,气急地大喊出声。明明好好和人走在参赛者大厅里,突然窜出这么个人。

 

又是脖子。他放弃勒得他脖子发疼的围巾,转而去用力拍打嘉德罗斯的手背,另一只手凝结了金色原力朝那人拍去,被硬生生用棍子挡了下来。

 

这么近的距离,硬抗矢量箭头绝不是件轻松的小事。

 

但那人就是接下了。

 

怎么又是脖子。他迷迷糊糊分出一小部分脑子来拼写关键词‘脖子’,又从这一小部分里再割出一小个角来想为什么自己会说‘又是’。但清明的大脑主工作区域都在拼写‘这人有病’。

 

“这、是、我、的、东、西。”

 

他听见那熟悉的华丽声线压低了怒火,一字一顿一路烧进他耳朵里。

 

这、人、有、病。

 

他也在心里一字一顿地拼写,另一股无名火从里头往外烧去,轰隆隆与耳朵蹿进来的那股火缠在一起火舌狂舞着高高燎起。

 

 

29.

 

很近的距离,甚至他们的鼻尖都要顶到一起。他得以更好地去观察那对玻璃珠子,来来回回看了又看,还是找不到东西。人如果捏着蓝玻珠,再怎么干净剔透也总感觉无法触及那被层层叠叠裹得幽深的中心,总觉得硬玻珠的最中心是一团幽液,只有捏碎了才能把指尖插到那团最深的液体中去搅动、搅动,才算彻彻底底把它的秘密翻了个遍。

 

“这是我的。”高傲的王储又重复一遍,一手紧紧揪住他人的围巾像个看到喜欢的糖果便走不动路要强取豪夺的小孩子。

 

无理取闹。

 

“你说要把围巾送我,”嘉德罗斯攥紧了手,“然后人就不见了。”

 

“你这是,在耍弄我吗?”

 

周围识趣的围观群众早已离得远远的,丝毫不敢凑浑身散发危险气息的大赛第一的热闹。他肆无忌惮地凑得更近,鼻尖于是压到一起,柔软的肌肉组织变了形。肌肤相贴的触感也丝毫无法安抚嘉德罗斯火烧火燎的烦躁。

 

还不够、还不够近、

 

鼻尖变形得愈发厉害,近在咫尺的那人表情已经变得扭曲起来。

 

黏上来、黏上来、

 

那样炙热的爱意,从湛蓝的玻珠深处、粘稠的大海幽液射出,恶心兮兮地黏着在自己身上,少年人心照不宣的最大秘密,逸散出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甚至在周身形成了某种气场,伸出无数只无形的触手,总想要把自己也拉扯进那股气流中,被蚕茧包裹一般相拥——

 

快点黏上来啊——

 

 

30.

 

“我干嘛要送给你?”

 

金发少年瞅着他,挤眉弄眼地表达‘自作多情’的意思,眼神清明。

 

“我又不喜欢你。”

 

31.

 

轰隆隆隆……

 

建筑开始崩裂,大块大块的从穹顶掉落,地板开裂,残垣断壁地动山摇,参赛者的尖叫声,裁判球的嘀嘀嘀嘀嘀嘀嘀……

 

吵死了。

 

他分不清是外面吵还是里面在吵。

 

32.

 

“你不喜欢那条天天跟在你身边的紫毛虫。”

 

“你也不喜欢关系最好的格瑞。”

 

他咬牙切齿地一个一个人名点过去。

 

“你接触最多的来来去去只有那几个人。”

 

“你没有喜欢上别的人。”

 

“你从来没有给其他人不停送过一堆没用的东西;你心大成这鬼样从来不会多事去嘘谁的寒问谁的暖;你没有跟踪别人的经验;你没有自己动手织过围巾,丑死了你还戴!”他又拽了拽那个布条,勒得男孩痛呼一声,鬼使神差地松了手。

 

“你也没给任何人写过情书,甚至可能没写过信,一堆错字,真是笨蛋!”

 

嘉德罗斯一步步把金逼到角落,恶狠狠地诘问着他。

 

“你居然敢把我当成试验品,把这些蠢事全在我身上做了个第一遍——”

 

大赛第一捉住那人脑后的一簇金发,狠狠往后一扯,可怕的力量撞到墙上发出实实一声闷响,墙壁凹下去一个坑陷,蛛纹密密麻麻蔓开。这样暴戾的动作却没伤到怀中少年分毫,粘上尘土和石碎的只有垫在他脑后的那只手。

 

“现在实验成功了。”

 

金头皮被这人扯得生疼正要反击抗议,抬头时却看见那双炽亮的金瞳中奇异地浮着某种熟悉的感觉。在上下起伏,不平静地波动,明明只是一双眼睛而已,像是自己最喜欢的金色宝石,在太阳下能看清半透明的蜜金色坚硬晶体里面密密展开的金丝。那些金丝动起来了,便有了情绪,又不同于他床头那块宝石了。

 

——这个人,是在委屈吗?

 

凶暴的狂兽埋首于所恋之人的颈侧,不去让他看到自己的情态。金只能感觉到脖子上的皮肉被门齿一小口一小口嘬起的怪异触感。

 

“我才不信你不喜欢我了;你个杂碎,渣渣,弱虫……”

 

金揪着嘉德罗斯胸前衣服的手心里,金黄色的元力明明灭灭。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大赛第一也不可能躲开。

 

 

 

 

 

 

 

 

-End-

感谢一路追到这里的各位,你们是天使!!真的这篇是我入圈第一篇文,连载到现在一点一点短小堆起来的,完结字数一万一千四,不算长,但破了我这种浮躁心很重的家伙的记录了,希望自己努力下去慢慢沉淀下来好好磨磨自己。

真的卡了很久,中间也很明显能看出来文风反反复复不断在变,有时候衔接会别扭,是我写文以来最大黑历史了233经常跟亲友吐槽自己一年前写的东西比现在不知道好到那里去了【ntm】卡文不是卡剧情卡灵感,就是文风匹配不上别扭,别扭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往下写,抓耳挠腮地……大纲也只是个超粗纲,边写边改的【超稚嫩了】

ooc这个问题吧唉……我不会刻意强调,别人难受我也难受,就自己练着吧xd有人能接受我就很开心了,唯一比较放心的不会ooc的就是我一般写不出娘化受方以及举动平常化,不会出现很夸张的戏精既视感,这也算我一个桎梏,写东西很小家子气,写不出那种日天日地的大场面,总之各方面都要进步进步吧喔喔喔

写到后面经常卡得很痛苦,中间还出了件事我差点耍性子弃坑烂尾,现在也看开了,顺手感谢一些当时安慰我的小可爱233不过你们越是可爱我卡文的负罪感越强烈了啊【虽然这么说还不是驴粉去爽新坑】但是能亲自下手搞自己喜欢的cp真是太幸福了,完结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升华了呜呜呜

我屁话很多啊。】

哦再屁话一句

我现在热度越来越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粉丝已经多到让我这种原冷圈选手受宠若惊但还不够白板零fo发第一篇收购处时的热度涨得快,评论也少,虽然自知自己的文字不算多有深度但是也有用心雕琢吧不是快餐文字【大概】当然!!那些!!经常给我留言的天使我都想亲爆!!一路陪我走过来的那几位也是!!我每个评论都会回的还经常视奸粉丝【ntm】希望你们继续在评论区跟我玩呜呜呜希望更多人来评论区找我玩!!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我屁话真多如果您能容忍我的话……

 

33.

 

“你真的不喜欢我了?”

 

“……一点点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225)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