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嘉金】心动男友-原谅绿篇

*前篇:不看就看不懂的前篇

atttttttention:五百万年前的嘉金90min续篇,topic:芯片


11.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安静的嘉德罗斯。

 

他凑得很近,用鼻尖去蹭人造人脸上的仿生绒毛。那双蓝眼睛睁得那么大,像两潭湖水竖直着挂在上面,一层薄膜包住将要溢出的水液,那些粘稠清澈的东西就在他的眼睛里晃荡。

 

这就是人造人与真人的区别:嘉德罗斯的眼睛里不会有什么水润的东西,那双金瞳坚硬地泛着光,从不传达生动类似于海波的感情讯号。

 

嘉德罗斯没拍开他,只是平淡地与他对视。

 

跟格瑞附身似的,又不像格瑞。金收回脑袋,安分坐回沙发上。

 

他捏住自己下巴开始思考人生,试图回想以前的嘉德罗斯是什么样的。回忆了一会发现能搜索到的画面都是飞扬跋扈唯我独尊,他能见到的绝大部分表情就是没有表情,大赛第一才不屑于给吊车尾多余的表情。

 

金想了半天觉得费脑子,转过头看嘉德罗斯,发现他也还在看着自己,一边满身不习惯一边去戳他有点软嘟的脸颊。没生气,只给了个把他的手拉开的反应。金简直叹为观止,觉得绿色芯片日的每分每秒都是人间奇景。

 

“走,带你出门。”

 

难得这么乖,不出门遛遛怎么行。

 

12.

 

“你现在特平静对不对?”

 

嘉德罗斯瞥他一眼,金眼睛里啥都没有,眉毛不皱,眼皮不抬:“嗯哼?”

 

哟,还会嗯哼了。

 

“那你可以穿小裙子吗?”“不行。”

 

金失落地垂下脑袋。

 

13.

 

金带嘉德罗斯去了花街。

 

嘉德罗斯本人是肯定不愿来这种地方的,乱糟糟闹哄哄,到处都是武力值低下的普通民众,充斥着脆弱得不堪折的娇弱植物和软弱的花香。

 

但这个不是嘉德罗斯,是原谅绿版本的嘉德罗斯。金拉着原谅绿嘉德罗斯在人流间挤来挤去很开心。花街文化周刚开始,为期七天花街都会热热闹闹人山人海。金喜欢热闹,对花街文化节慕名已久,可惜坚信着“与最亲近的人同逛花朝节”的广告语,今天终于逮到机会拉着错过这家没下家的原谅绿版本嘉德罗斯来,开心得不行,蹦蹦跳跳像猴戏似的。

 

金拉着嘉德罗斯手腕,也感觉花朝节刚开幕人真是太多,摩肩擦踵的,有点像虐待嘉德罗斯。

 

他回头,即使拉着手腕也要偏偏脑袋才能找准角度,隔着一两个头脖子肩膀去看嘉德罗斯。

 

那人在皱眉,面部表情不再平静,熟悉的不耐烦脸得让金差点以为芯片失效了,一边庆幸自己没有把收藏的棍子也给他。

 

可他们已经进了花街有一段路了,再要返回退出也难。金有些怕他发脾气,于是大叫一声:“嘉德罗斯!”

 

人造人定了一下,循着声波找准角度,隔着一两个头脖子肩膀和金对上视线。

 

眼睛对住眼睛那一刻金下意识地嘿嘿笑。然后惊奇地发现嘉德罗斯面部表情迅速平和,回到之前那幅格瑞养生脸。

 

他们被人流推攘着向某个方向涌去,隔着陌生人们的头脖子肩膀,以一个特殊的角度对视。

 

14.

“嘉德罗斯。”

 

“干嘛?”

 

“玩个游戏呗。”

 

人流还没减少的趋势,他们依旧在被挤着。金舔舔发干的嘴唇,眼神闪躲,像要做贼。

 

嘉德罗斯的机械眼闪了闪。

 

金转回头,摆正脑袋舒活一下颈椎,然后偷偷拿出从前边一个小摊子上买的花镜,隐蔽地调好角度。

 

差一点,还差点,哎,对上了。

 

他看到清晰的镜片里如实反映出映像:嘉德罗斯在阻隔物们的遮蔽下于镜面中暴露出半张脸,帅气,不耐烦,眉头越来越皱越来越皱……然后那对眼珠子朝向了镜子。

 

看什么看!金瞪回去。你又看不见我!

 

于是金再次见证了一次神奇的嘉德罗斯变脸戏法。各种意义上的神奇。他看着清晰的镜面里那张熟悉的脸,面部肌肉松动,眉间蹙起累人的川峰被抚平,挑起的金色眉尖逐渐下落,眼珠子里金光流动,活灵活现,生动并且动人。

 

难得的清风从人流间吹过,金心头一跳,随后敛下眼来。

 

先不管这些。金想了想,镜面一转,啥都看不到了。

 

过了一会又翻过来,对上嘉德罗斯的不耐烦脸。

 

哇,变脸了!

 

翻过去。

 

翻回来。

 

翻过去。

 

翻回来。

 

翻……

 

金玩得很开心。一只手却突然攥住他抓镜子的右手。

 

“喂,别玩了。”

 

什么时候嘉德罗斯也会玩耳边低音杀了。金想抬手揉耳朵,但一只手抓着嘉德罗斯一只手被嘉德罗斯抓着,腾不开。嘉德罗斯大概是不会玩低音炮这种撩人技法的,只是人潮拥挤,他能挤到金身后就已经很努力了。金听着从后背脊骨传过来的心跳声,觉得脸上发热。

 

半天被挤出人流才反应过来:机器人哪来的心跳声。

 

金转头怒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回以一个冷静的瞥视。

 

15.

金买了花糖,粉粉的樱花瓣撒在麦芽糖球里煞是好看,还很少女。他从摊子上的木瓶里拿了一根,又扭头去看旁边还拉着他手的嘉德罗斯。

 

“我不要。”他简短地回复,虽然表情不明显,但金能感受到其中透露出浓浓的嫌弃。

 

金自然地扭回头给了钱。他们以前出门也是这样,喜欢的东西天差地别挨不着边。不过金还是会习惯性询问一下嘉德罗斯的意见,嘉德罗斯一般东西不用买,直接拿双份。

 

他们手拉手。金逛得很开心,拿着一根小花糖舔了半天,兜里都装满了,怀里面抱的东西越来越多,咯吱窝里也夹着一个向日葵抱枕。这么多零零碎碎的拿起来很不方便,但他没有提出要腾开另一只手。嘉德罗斯动作很大地捋过他怀里的那几样东西。金吓得嚷嚷:“你小心掉了!这么大力弄坏了怎么办!”

 

在一个卖花饼的摊子上,金没手拿,就弯腰去闻味道。他胳膊里还夹着个向日葵,腰弯下去了,手还得直直地杵着,拇指和食指里捏一根糖棍。

 

嘉德罗斯看着伸到自己嘴巴下边的麦芽糖块,皱了皱眉,竟然露出一点为难的样子。

 

是以金嗅足了满鼻腔黄油煎小饼炸着花瓣的清香,满意地直起腰时,动作带动一直维持一个姿势有些僵硬的拿糖的手,传来一点奇异的阻力。金回过头,看到自己舔了半天才小了一圈的糖球不见了,他手里那根小棍子终端没入嘉德罗斯的嘴里。

 

金:……

 

不是说不要吗?

 

16.

“嘉德罗斯!你吃我糖!”金生气地大喊。

 

“不是你叫我吃的吗。”嘉德罗斯又皱眉,视线却有些游移。

 

“我没有!你要你自己买啊,别偷吃我的,还不承认!我都抓到了!”金发小子很孩子气地嚷嚷,蓝眼睛圆溜溜地瞪得大大地。

 

他听到隐隐约约从嘉德罗斯那边传来“啧”的一声,人群熙攘又不太确定。接着,嘉德罗斯第一次主动和除了金以外的人说话了:“拿五袋。”

 

摊主是个中年大叔,笑吟吟地看着小情侣吵架:“哎!”

 

“大叔不要五袋!两袋够了!”金急忙阻止,又是瞪嘉德罗斯一眼。

 

大叔没纠结他们改单,脾气很好地把热乎乎的花饼铲起来装袋,利落地把两个小牛皮纸袋递过去。

 

嘉德罗斯接过来。

 

然后转向金,向他示意:“给你。”所以别吵了。

 

蓝眼睛的男孩愣愣地看着半臭着一张俊脸的青年。眉眼锋利,金色眼瞳转向别处,臂弯里揣着一堆烦人无用的小物件,手掌里抓着两个牛皮纸袋朝他递来,满头的金发桀骜飘扬。他们从早上逛到下午,买了一堆东西,但始终有一只手空出来与对面的人十指相扣。嘉德罗斯背对西街口,淡金色的光辉为他周身镀一层光边。他扭过头,只给金留下侧脸一颗黑色的星星。

 

金莫名有点热气上头,因为自顾脑补好像从那短促有力的两个字里听出一点秋姐摸街边小乳狗的头时的感觉。

 

嘉德罗斯还冲他伸着手:“渣渣,快拿着,然后给钱。”

 

金懵了一下,老板也一脸笑意地看他。

 

算了算了。金叹口气,一边艰难地掏钱,整张脸耷拉下来。哪来的宠溺,怕不是他自己脑袋坏了。

 


tbc.


超抱歉!!!!!

我靠这篇驴的超久,大概已经没人想看了【

不!还是有一个人想看的!点名批评洛阿狸同学,我现在看到她id就发抖,要被愧疚和怂淹没了【咕嘟咕嘟】

不过这位同学真是给了冷门博主极大的安慰呢呜呜呜我也有人催更的!最近很忙抽时间陆陆续续偷偷摸摸想写完的,结果光是绿片儿我就写了……比前面三块芯片还长【。】差个最后一段结束绿色部分,今晚登上来刷刷首页看到呜啾的更新我实在不好意思了,就先发上来这点【。】证明我有在磨文

考完期中我要放飞自我写给佬色芯片!!淦!!

意念挂狸

意念艾特文绑v

发完文回去复习了,大噶五一见!(✿◡‿◡)

标签: 嘉金 all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08)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