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派

金右
废话很多,都会删的

Vjuu考试顺利顺利顺利

【all金】我本无罪

♢现代异能特殊行动组织pa

T1:富豪养子绑架案
执行人:King,Grey,Ninler
辅助人: Phantom.S
目标:解救埃米
委托人:埃米养父

郊区的荒地杂草丛生,一座废弃的工厂安静地被遗忘在此处。工厂外停着几辆面包车,几个男人百无聊赖地或躺在驾驶室跷出一只脚去窗外,或倚着车身聊天,或靠在工厂大门上叼着一根草四处乱瞟。

格瑞放下望远镜,把看到的情况如是说了。

“了解了。”金发的少年点点头,抬手按住耳朵里的无线电,“紫堂,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金你小点声,还在任务中呢。”千里之外的小屋里,戴眼镜的紫发少年双眼紧盯面前的显示屏,十指在操作台上轻敲,“总怕你被发现。”

俯趴在草地里的金发男孩咧咧嘴,没再说话。直到耳机中再次传来声音:“好了,裁判球已飞至目标地点上空,扫描图传过去了。我看看……有几个管道口,我放个球进去看看。”

金用手背蹭蹭格瑞肩头:“正门四个,怎么办?”

“他不给我们杀人的话,不行。”格瑞伏在地上动也不动,紫罗兰色的眼睛紧盯工厂大门,那里四辆面包车看似随意地层层遮挡住了门口,“现在是白天,没有遮蔽物,我们俩过不去。”

“耀?”

格瑞皱了皱眉。

一阵风吹过枯黄的草地,发出簌簌的声音。金敏锐地捕捉到耳机里传来的叩击声。

叩、叩、叩。

“最多放倒三个,他们站位有点麻烦。”

“呵。”耳边紧接着想起一个轻浮的男声,“小鬼,我真是好奇你俩怎么交流的。这种意识流翻译法不怕哪天传达错信息翻车吗?”

另一个女声也在那头抱怨:“怎么放三个近战去出任务?”

“只是个小任务,给金和他的发小们去试水的。”紫堂幻带着笑意的温柔嗓音再次响起,“裁判球潜入很顺利。工厂内有包括目标十八个人,应该都没有配枪,有人持刀。”

那头的远程协助屋里一头黑发如同瀑布直垂至腰后的年轻女孩叼一根棒棒糖,依旧口齿清晰地伸出纤细的食指去指裁判球传回来的视讯资料说:“这个不是枪?”

紫堂定睛看那人裤带里露出的一小端黑色,又茫然地调出扫描资料:“可是没有扫到啊,他们难道还有我们资料库里都没有的新型武器?”

一边的雷狮两条大长腿丝毫不顾技术辅助人员的感受,“咚咚”两声架到操作台上。他向后靠着椅背,轻蔑地嗤笑一声:“傻逼,那是玩具枪。”

“……”

任务现场的金嘴角抽了抽,差点大笑出声。

都是良民?他暗自思索,扭头看了发小一眼。

发小察觉他的目光,并没有扭头:“可以不造成伤亡,晚上比较好下手。”

金用手肘撑起一点身体,微微换个姿势避免身体僵硬:“紫堂,要不试试迷药?”

“不行,只是看起来是良民,万一不是就打草惊蛇了。”

“这么谨慎干什么,D级你们随便做做不就行了?连能力都懒得用了吗。”

“哦!”那头清健的少年音发出小小一声惊呼,“对欸,我想到了!谢谢你凯莉。”

女孩嘴里棒棒糖都差点掉到地上:“他是一直忘了我们靠什么吃饭的吗?”

按照格瑞给出的路线匍匐前进到工厂侧面,对照工厂结构图找到一处隐蔽的角落,金伸手,指尖一捏,竟然凭空变出一块小小的橙色箭头。他手腕轻轻一转,让箭头贴着地面急射出去。

小小的橙色箭头像是子弹般擦着地面疾飞,一路掠过的矮草都被它掀起的气流带倒一片,不大不小的动静刚好吸引了工厂门口看似随意实则警惕的男人都注意。

“老鼠吧……”

他们惴惴揣测的时候,格瑞和金已经在建筑一侧悄无声息地开了一个洞。格瑞收回指尖的绿光,和金一起伸手扶住被生生从墙体上割裂的一大块水泥墙板,让它稳稳放在地上。

打开入口后他们不再说话。金睁大一双水蓝的圆眼睛,跟身侧另一个一身黑白劲装的蓝发少年比划了几下。然后那个少年就这么突然消失在面前,金和格瑞对此都见怪不怪地没发表什么意见。过了几秒金拉拉格瑞的衣袖,两人一前一后猫着腰钻入墙洞中。

金抬手看腕表,调出实时视讯查看工厂内的实拍情况。十几个男人,或站或坐,没有人聊天。

这座工厂是四年前废弃的炼钢厂,规模不大,分上下两层楼。机器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只留下一些不重要的边边角角或者太过老化的被淘汰机器。金取得裁判球的操控权,调整视角去观察。腕表上突然弹出一行字:在二楼,三个人+目标。

屏幕监控也换成了窗外的视角,应该是飞行球拍摄的。金拉拉格瑞衣角,前方的银发男生一回头就和他凑得极近。他示意男生跟他一起看屏幕,两个人的头就抵在了一起,格瑞头上的运动头带触到金的额头,惹得他抬手拨了拨额发。

格瑞给他指了个方向。

他们选的出入口在工厂角落,有很多箱子和大型仪器阻隔,厂中四散的绑架犯们一时注意不到他们。从紧窄的视角里,金和格瑞确认了目标所在是二楼一个办公室,就在他们头上。二楼走廊有两个人,都不在办公室门口,但明面上俯视一楼的目光实际上不断在往那间房子瞟。通往二楼的楼梯就在他们附近,没有人守卫。

尽管如此,一旦上了楼梯,整个人的身形就会暴露在空中。

金调出另一个界面,上面显示了三个小蓝点。他又抬头,朝二楼某个地方看了一眼。

没有人。

金有了主意,他做个手势,示意格瑞离开,然后指指腕表上的地图让他到目标房间的窗外等待。办公室所在房间在工厂西侧,而大门是在南侧。

格瑞又是皱眉,有些不放心。但纠结只在一瞬间,他很快就毫不留恋地转身轻手轻脚地沿着来路出了工厂。

金对着二楼勾勾手指。

过了一会,男孩就感觉有人牵住他的手,掌纹相互磨硌。他一扭头,就看到蓝色头发的少年站在他身侧,黑色面巾把下半张脸全数遮住,但依旧能辨认出熟悉的帅气棱角。

金熟练地默叹:看个下巴都这么帅,露出张脸还了得?

忍者拉拉他的手,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金不出声,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牵着神近耀的手走出角落的阴影,一下子撞入绑架犯们的可视范围中。但两个少年气定神闲,毫不在意,工厂里有人四处张望,低头抬头,可就像瞎了一样看不到这两个大活人。

金对神近耀的能力很相信,但大喇喇走进绑架犯中间还是忍不住屏住呼吸放轻脚步。相比起来,旁边的神近耀倒是坦然自若,一举一动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是天生的匿行者;若不是要牵着金的手,他肯定不用这么慢吞吞地挪动。

他察觉金的紧张,小指在他们相握的柔软掌心轻轻勾了勾。

楼梯是老旧的钢板搭成,金的脚甫一踩上去就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呻吟。

有几个人扭头看向这个隐蔽的楼梯。金猛地僵直在原地。

神近耀二话不说【没有说过】就侧身,另一只空着的手臂穿过金的膝弯,一用力就把精瘦的男孩抱了起来。金吓得呲牙,幸好没叫出声。

抱起一个人后忍者的速度反而快了不少,不声不响轻而易举地窜上了二楼,一路走到目标办公室门前,才把羞红了脸的男孩放下来。

金气鼓鼓地瞪着好友,又不敢出声,只能撅着嘴巴生闷气。一只手还被神近耀紧紧牵在手里。

门是木门,关着,不知道有没有锁上。

金差点懵了,他的计划里没有开门这一趟儿啊。

他有些尴尬地挠挠头。神近耀看到他只是挠头不进行下一步动作,只好牵着他的手原地等待,黛蓝眼睛里一贯地毫无波动,却硬是能让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无奈。

金想了很久,一动不动也不发出声音,实际上脑子已经快乱成浆糊。最后被逼急了,晕晕乎乎就抬手敲了两下门。

指节叩击木板的声音干脆响亮,在空阔寂静的工厂里回响。十几道目光唰唰齐齐投射到金的身上。

金一脸懵逼。

更让人懵逼的是,下一秒,木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套着皮夹克的混混样青年一手拉着门把,站在两个少年身前不过两步的地方,皱着眉一副凶恶模样,恶声恶气:“干嘛呢?”

他的身后,是被麻绳五花大绑捆成粽子扔在地上的目标,那根被他父亲反复强调的“巨大呆毛”正焉哒哒地瘫在地上。旁边蹲着一个警惕地看着门这边的黄毛,还有一个男人也站在被绑架的小公子另一侧。

开门的混混皱着眉,目光穿透面前活生生的两个大男孩,与四周望过来的同事们交换了个眼神。

“什么玩意儿……”

眼看他就要把门关上,金赶紧抬起手,光芒在手中凝聚。金拉起神近耀,直接撞开混混的身体往房间里冲。那人毫无防备就莫名被一股力道撞得往后退了几步,里面的两人察觉有异,绷紧了肌肉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金一挥手,橙色箭头就飞了出去——撞到了墙上。

“——嘭!”

砖泥飞屑,小小一个办公室整面墙都破了,外头的蓝天骄阳照亮了房间里另外四个人目瞪口呆的脸,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动静让所有人都被惊动了,三个绑架犯下意识把刀和枪对准了地上的人质。

金拉着神近耀停也不停直接往前冲。房间不大,几乎瞬间就到了人质面前。金毫不犹豫,飞起一脚就把小少爷往破开的墙上踹。

刚经历了被绑架就要“被”自有落体的小少爷埃米:!!!

“等、唔啊啊啊啊啊啊——”

一切变化不过在瞬息之间,三个绑架犯吓得想要冲到墙边低头去看,金顾及他们手上的刀,拦了一下神近耀,用矢量箭头一个个打了回去。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金也和神近耀一起跳了下去。

等大门外守卫的四个人走到工厂西侧,看到的就是一地碎砖,和二楼探出的三个脑袋。

“……人呢?”

“我靠!我怎么知道?”黄毛一脸懵逼,“大白天真是见了鬼——墙自己破了,小少爷自己动了,掉下去,不见了!”

一群人顿时炸开了,吵闹的、骂骂咧咧的,到处走来走去找人的。

“警察又不可能找来。”

“不是说小少爷会被……吗?”

“要救也是人来领走,这tm被鬼领走了我们那什么跟人家交代?”

“真是凭空消失啊……我们什么其他人都没见着,一分钟不到,二楼掉下去人没影了,谁信?”

……

一楼一角,格瑞死死捂着满头大汗还被绳子捆着的埃米的嘴,防止他叫出声,金和耀扶着那面被完整无痕切割下的墙,努力保持稳定。

工厂里里外外都闹哄哄地,外边人的声响和金不过一墙之隔。

“……真是大胆。”雷狮失笑,“格瑞那小子不是一向谨慎么,也由着他乱来。”

“是有点乱来,毫无计划性,全凭感觉走,能全身而退就算命大了。”凯莉也发出一声冷笑,“菜鸡就是菜鸡。”

“他们也是第一次出任务嘛……丹尼尔院长说是可以让金随便点来。”紫堂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容。

“只有过程刺激点,才能让金改改这大大咧咧的毛病啊。不然,他还怎么在这里呆下去?”

紫堂幻摇摇头,叹了口气。

“嗤。”黑发女孩撩一下头发,转身离开协助屋。

……

金他们把惊魂未定的埃米送回市区。一路上黑发男孩都睁大一双蓝眼睛,身体僵硬。金安抚地去拍拍他的肩膀,就被人包住了手。

“英雄!谢谢你英雄!”13岁的小男孩子双眼亮晶晶地双手握住另一个没比他大到哪去的男孩的手,一脸崇拜。

金刚想摆摆手说不用谢我雷锋,就听到埃米接着说了一句话:“求求你们,救救我姐姐吧!”

小孩子还未脱稚的声音又奶又干净,微微颤抖带着哭腔,激得金瞬间正义感爆棚。

“还有姐姐?”

“我是和姐姐一起被绑走的,但是她不和我在同一处。我不知道、不知道她现在……”

埃米快要急哭了。

“好好好!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你姐姐的!”

金一脸坚定地握拳,前面两个驾驶座的少年高度统一地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_____________________
T1:富豪养子绑架案【D】
执行人:King,Grey,Ninler
辅助人: Phantom.S
目标:解救埃米
委托人:埃米养父
完成度:完美
任务评价:莽撞无序,投机性强,鉴于执行人均为首次执行任务,不作处罚。判定:B
______________________

_tbc_

哇第一次写这种,刺激
果然我不适合嘤嘤嘤,太无脑了
设定还未完善,我先写个t1爽爽
后续不定,可能找人联文
@Vjuu 考试加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55)
©苹果派派 | Powered by LOFTER